◎水玉小築◎

關於部落格

你不變

我也不會變



你是我刻在血肉的懦弱

也是我刻在靈魂的堅強
  • 3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GazettE同人文-沉默(MR微YR)

 
 
為什麼?
對不起……
 
為什麼要走?
對不起……
 
為什麼不能堅持下去?
對不起……
 
為什麼要留下我?
對不起……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由寧,我恨你!』
 
 -----------------------------------------------------------------
 
ㄧ個蓄著長髮的男人靜靜的坐在酒吧的吧台角落,點了一杯酒,靜靜的坐著,隨著杯裡的液體減少,男人的眼神飄的好遠,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
 
「由寧!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發呆?」一雙修長的手拍上了由寧的肩,是麗。
 
「是麗啊……今天沒通告嗎?」由寧又跟酒保點了杯酒。
 
「今天休假,我跟泠汰約好了出來喝兩杯。」摘下墨鏡,麗笑著對著酒保說了一聲「老樣子。」
 
「這樣阿……」沒有看向麗,由寧仍舊看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什麼。
 
「由寧……你還好吧?看起來很沒精神!」
 
「……」
 
「我說你阿……該不會是最近生意不好在憂鬱吧?!」
 
白了麗一眼,由寧搖了搖頭「不要詛咒我!我生意好的很!」
 
「那你是在想什麼?」
 
「……」
 
「又裝啞巴!該不會……你是在想小鬼吧?!」
 
啪!正中紅心!
 
「……」
 
「不是吧……真的被我說中了?!」
 
「他……最近……好嗎?」端起酒杯,由寧緩緩的喝了一口,眼神不自覺的飄向了流鬼習慣坐的位置。
 
「他阿……」麗手托著下巴,端著酒杯「我說由寧阿……我真不知道我該謝你還是揍你!」
 
「怎麼說?」
 
「自從你離開之後,小鬼他變了!」搖晃著酒杯,麗悶悶的看著琥珀色的液體在酒杯裡打轉「現在的流鬼,生命裡好像只剩下唱歌跟作詞作曲,現在的他,比葵還工作狂!」
 
「這不是好事嗎?」
 
瞪了由寧一眼,麗一口氣喝掉手中的酒,擦了擦嘴「但是,他也變的花心!他現在換伴侶的速度已經快到讓人感覺他只是在尋找慰藉!我已經很久沒看到他身邊的人待在他身邊超過兩個禮拜了!」
 
「……」
 
「你就這樣默不作聲的離開樂團、離開他,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對他的打擊有多大?尤其……又是用那種藉口離開……」
 
「是嗎?我以為那是最好的藉口……畢竟,音樂理念不和這個藉口也沒多少被拿來用。」
 
「最好,也是最爛的!你就這樣丟下一句我要休息一個月,然後就消失的不見人影,一個月之後居然一聲不響的搬出了你們的房子……認識他這麼久,我第一次看到他這麼傷心……」
 
「是嗎?」黯下了眼神,由寧握緊了手中的酒杯。
 
「我一直以為,你至少會告訴他真正的原因……」
 
「告訴他?你要我怎麼告訴他?你要我怎麼告訴他我已經沒有辦法在他身後打鼓了?你要我怎麼告訴他,我的手,已經廢了……再也沒辦法拿鼓棒了……」忍不住提高了音量,由寧激動的握緊了酒杯,眼神充滿著痛苦跟無力。
 
「由寧你冷靜一點!」看到許多客人因為由寧的聲音而注意到他們的位置,麗又帶起了墨鏡。
 
「對不起……」
 
兩人沉默了一陣子,麗嘆了口氣「至少,不會是現在這樣的情況……」
 
「麗……相信我,現在這樣,是最好的情況!」
 
「你看到小鬼這樣子你都不會在乎不會難過嗎?」
 
「我怎麼可能不在乎?我又怎麼可能不難過?可是我還能怎樣?!」握緊了酒杯
 
「但是,這只是一個過程!他會好起來的!等到有一天,他會遇到比我適合他的人,那個時候,他就會忘記他曾經愛過我這個人……」由寧像是下了決定似的說出這段話,像是在告訴麗的同時也在告誡著自己……
 
「你真的很天真!這種做法只是你在逃避而已,根本不是為他好!」
 
「但是,這是唯一的方法……」
 
「由寧,我今天才知道,你是個懦夫!」
 
「天真也好,懦夫也罷,曾經,我為了能夠坐在他身後替他打鼓願意犧牲一切!但是,上帝卻連我這個小小的心願也不願成全我……我還能奢求什麼?」
 
「由寧……」但著這樣痛苦的由寧,麗想要安慰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我已經……沒有什麼不能捨棄的了……」喝下最後一口酒,由寧放下了酒杯,由寧痛苦的閉上了眼。
 
「你好自私!由寧,你真的好自私!你只是不想看到有其他人坐在他身後替他打鼓而已!」
 
「沒什麼自不自私的!我只是不想讓他看到我現在的狼狽樣而已……」由寧默然的丟下了一張紙鈔,決然離去。
 
 
 
在PSC裡,無論走到那總是會聽到和樂的笑聲跟樂器練習的聲響,每天每天,PSC的所有的樂手都用著熱情在演奏著,即使心裡藏著秘密……
 
「麗桑!」在走廊上,alice nine.的吉他手Hiroto攔住了正要去買可樂的麗。
 
「Hiroto桑啊!有什麼事嗎?」
 
「那個……雅前輩說你沒事的話,晚一點過去找他,如果戒前輩方便的話,也順便過去!」
 
「哦?他有說什麼事嗎?」雅怎麼會找上自己?該不會是……
 
「雖然他沒說,不過我想……應該是跟流鬼桑有關的事吧。」
 
「果然是小鬼的事阿……」搖了搖頭,對於流鬼最近越來越誇張的行徑,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早知道流鬼這樣囂張的行徑社長不可能會放任不管,只是,讓雅前輩來解決好像也沒什麼作用吧……
 
不要越搞越糟就好了……
 
「嗯!雅前輩說是因為他最近的行徑太超過了!社長已經關切下來了!」Hiroto壓低了音量。
 
「阿……這樣阿……好吧!那麻煩你幫我跟雅前輩講一下,我跟戒團練一結束就會去找他的!麻煩你了!」
 
「嗯!」
 
看著蹦蹦跳跳離去的Hiroto麗忽然覺得好沉重……
 
 

--------------------------------

廢言區:

其實只是忽然閃過的想法而已
本來應該再由寧跟麗的對話那邊安排小鬼出場
然後就是個Bad EDN
不過後來忽然又有新的想法跑出來
所以就變成雅流了

只是這篇可能會被我拖一陣子
暫時到這裡
其他的下一篇再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