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玉小築◎

關於部落格

你不變

我也不會變



你是我刻在血肉的懦弱

也是我刻在靈魂的堅強
  • 3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GazettE同人文-鞦韆(AU R)(悲文慎入)

「麗,我喜歡你!」坐在鞦韆上的嬌小身影笑著遠眺著遠方的夕陽『這是我最後的任性……』

「Ruki……抱歉……我愛的人是葵……」皺眉,麗低頭看著Ruki,眼神充滿抱歉。

「沒關係的!我只是想說出來而已。」仍然是看著前方橘紅色的夕陽Ruki鈀原本靜止的鞦韆越盪越高『果然……親耳聽到還是會痛……』

「貴之……」別過眼,麗不敢接觸Ruki小小的身影。

「沒事的!我們還是一樣是好朋友、好伙伴!!」秋千越盪越高,Ruki仍然笑著。

「嗯……我真的很……小心!!」抱歉兩個字卻被Ruki忽然停下鞦韆的危險動作嚇到沒說出口。

「不要跟我說抱歉!感情沒有對與錯,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今天我跟你告白了,你也給了我答覆,就這樣!」Ruki嚴肅的看著麗『雖然心在流淚,不過,我還是不要你的道歉!』

「可是,你在哭……」『你在哭啊……貴之……』

「我沒有哭!我沒事的!」Ruki笑了,又開始擺盪著鞦韆。

「貴之,你的心在哭……」看著在度開始擺盪的鞦韆,麗一臉的哀傷,他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心情……

「既然不能給我我想要的,那麼,就不要給我多餘的,這樣只會讓我更放不下的,你懂嗎?」沒有停下鞦韆,也沒有用清澈的眼神凝視麗,只是用力的擺盪著鞦韆,讓風帶走自己的眼淚。

「嗯……」麗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請相信我,明天,我就會恢復原本的松本貴之了!」當鞦韆盪到最高處,Ruki跳下,拋下了這句話便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戒!麗!GazettE的大家!!不好了!!」一個工作人員慌慌張張的跑進GazettE的休息室,臉上不安的神情讓休息室的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

戒首先撫平自己的緊張,溫和的輕拍著氣穿吁吁的工作人員,柔聲的問著「怎麼了嗎?發生什麼事了?」

「Ruki他在過來集合的途中發生車禍,現在在醫院急救!!」好不容易緩過氣的工作人員,連忙把炸彈一樣的消息告知所有人。

「什麼?!貴之發生車禍?!!他現在人在哪裡?」一聽到Ruki出事,大家馬上圍了過來,焦急的問著。

「他現在在XX醫院,我已經請對方把工作停止,車也叫好了,已經在樓下等了,你們快點過去!!」經紀人匆匆的走了進來,一把把工作人員拉開,推著眾人離開了休息室。
 
 

 
『你好!我是吉他手,叫我狂喜就好了!』
『就算現在這團解散了,我還是不會放棄夢想的!你呢?』
『貴之!我們一起為GazettE努力吧!』
『貴之,這是葵,我們的新吉他手呦!』
『Ruki……別氣餒,我們還有機會的!只要台下還有觀眾,我們就得繼續演奏下去!』
『有公司要簽我們了!我們離成功不遠了!』
『由寧走了……Ruki……我們該怎麼辦?』
『貴之,一起去Radio吧!!』
『Ruki,新曲很棒呦!』
『Ruki……』
『Ruki……抱歉……我愛的人是葵……』
 
麗……
我好痛……
已經弄不清楚是身體的痛還是心裡的痛了……
 
想說,不敢說
想說,不能說
 
已經累了……
這樣子真的好痛苦……
不過只要你能幸福,這樣就足夠了吧……
雖然,我的心還是好痛……
 
 

 
「哪位是松本貴之的親屬?」一名醫生帶著疲憊的神情叫喚著。

「我們是他的朋友!他現在怎麼樣?」一聽到Ruki的名字,眾人馬上圍了過去。

「傷患到院前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雖然我們盡力搶救可是還是回天乏術……」

「不……不會的……貴之說他會好的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摀住嘴吧,麗難以置信的低吼。

「很抱歉……我盡力了……你們進去見他最後一面吧……」醫生無力的脫下手術帽,無奈的轉身離開。

「Ruki……貴之……不可能!」麗奔進了手術室。

一踏進手術室,映入眼簾的是刺眼的猩紅跟難聞的鐵鏽味,而蒼白卻依舊純真的Ruki安穩的躺在手術床上。

「貴之……你睜開眼睛,不要嚇我……」麗搖晃著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Ruki『明明前一天答應我會好好的出現在我面前的人為什麼會躺在這?』

「松本貴之,你睜開眼睛看看我!」眼淚流了下來,麗失控的嘶吼著。

「Ruki!!你醒過來啊!!」

「麗,你冷靜一點,貴之他已經……走了……」拉著麗,葵也是淚流滿面。

而在一旁的戒早已說不出話,搭著他的肩的玲汰也是一臉的哀痛。

「不!!他昨天答應我他會好好的!!他答應我就算沒辦法在一起還是好伙伴、好朋友的!他怎麼可以失約!!」麗拉著葵,無助的哭喊著。

「他不是故意的!麗,貴之他會遲到,可是他不會失約!他一定是好好的要來練習的!只是、只是……他……」葵也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貴之……」無力的跪坐在地上,慟哭。

 
『早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我昨天就不該拒絕你的……』
 
 
 

數年後……
 
東京郊外的一個小山丘上隆起一個小小的墓,墓旁是一片美麗的花海,墓前不像樣的擺著幾包菸,
 
起初的幾個月,小山丘上常常聚滿了前來弔祭的歌迷。
隨著時間的消逝,漸漸的,前來弔祭的人少了……
最後,只剩下少數幾個親友會在空閒時帶上一束鮮花,幾包菸,一些零食上來陪陪這個不幸殞落的年輕生命……
 
the GazettE 主唱 松本貴之長眠於此。
 
 
                                      全文完


















沒有FREE TAL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