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玉小築◎

關於部落格

你不變

我也不會變



你是我刻在血肉的懦弱

也是我刻在靈魂的堅強
  • 3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GazettE同人 - 不過如此(AU)




PSCompy旗下的知名樂團 – ガゼット在一年前,因為失去重要的吉他手 – 葵,因而休止了活動,就在大眾逐漸遺忘這群有著獨特風格的異端藝者們時,他們又回來了!
帶著濃濃哀傷氛維的新單曲 – Fool’s回到了大家的面前。
 
在失去葵之後的ガゼット未來的方向是什麼?
新的單曲到底有著什麼涵義?
在眾說紛紜中,葵的死因到底是什麼?
首度揭曉……
 

 
-各位讀者大家好,今天很榮幸的替大家邀請到ガゼット的4位來接受我們的訪問,復出之後的第一個專訪,各位有覺得哪邊不同嗎?
ル:「沒有什麼不同,ガゼット還是ガゼット。」
 
-ガゼット再發生事情之後休止活動了好長一段時間,是什麼原因呢?
か:「葵走了之後,因為少了一把吉他所以停止了活動,休止活動的期間我們也曾經尋找能夠代替葵的
            人,不過在我們試過無數的吉他手之後我們才發現,沒有人能替代城山優,站上葵的位置……」
 
-其他的Manber也是一樣的感覺嗎?
ル:「嗯!一直到現在大家還是不太能夠接受葵離開我們的事實……」
う:「總覺得,好像下一秒他就會從後面跳出來,對我們笑著說:嚇到了吧!的感覺……」
れ:「沒有葵在前方,總覺得少了什麼,ガゼット都不像ガゼット了……」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你們決定再度結成的呢?
ル:「因為葵不會想看到我們這樣一蹶不振的樣子吧!」(苦笑)
か:「抱著這個想法的ルキ就在半夜跑來敲我家的門,要我以Leader的身分把大家找回來。」
 
-那麼,在重新結成的過程中有遇到了什麼困難嗎?
ル:「最難的事除了逼自己面對現實之外,就是把麗給勸回來。」
 
-因為是葵くん,所以一直遲遲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嗎?麗くん?
う:「是的,在ガゼット休止活動之後我就離開了東京,去了其他地方旅行,期間曾幫幾個地下樂團當
           代打吉他手,想找回過去葵還沒加入ガゼット的感覺。」
 
-有找到答案嗎?
う:「在某方面來看,我找到了答案沒錯。」
 
-那麼麗くん可以告訴我們你的答案嗎?
う:「只能不斷的向前看了,因為過去是回不來的……」

ル:「一直追循著過去的麗在被我們找到的時候被れいた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か:「啊!那是第一次看到れいた的怒顏!」
う:「是阿,連我都嚇了一跳!」
れ:「只是因為看不慣這樣的麗所以才會這樣……」
 


----------------------------------------------------------------------------------------------------------------

 
昏暗的燈光、吵雜的音樂、觥籌交錯的酒杯、隨著音樂而搖頭晃腦的人群,Live house的舞台上每天都在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精采的演出,演員是一團又一團懷抱著希望的人們,演出的劇本叫做夢想。
 
但是
今天的舞台卻有著很大不同……
 
舞台上一個高挑的男生抱著一把黑色的吉他專注的演奏著,爾偶抬起頭來拋給台下的觀眾一個媚眼,或是嘟起性感的雙唇引爆台下的尖叫。
 
他的光芒耀眼,蓋過了台上其他的樂手。
他的名氣響亮,即使沒多做打扮也有著絕對的吸引力。
 
「總算找到他了……問題是要怎麼把他帶回去?」坐在吧台前,ルキ悶悶的點起了菸,看著台上的麗,皺起了眉。

「只能看著辦了……」れいた喝著酒,雖然認識了這麼多年,但是在感情方面他始終無法了解麗的內心再想什麼。

「看著辦啊……那就沒辦法了,照你說的去做吧……」ルキ苦笑。

「就算用拖的也要把他拖回去……戒,我覺得你最好先準備一條毛巾吧......我沒辦法預料等等會發生什麼事......」把酒杯裡的酒一口氣灌進肚子裡,れいた放下杯子,朝後台走去。

 
 
「高島宏陽,站住,我知道你在台上就發現我們了。」れいた攔住想要快步走過,無視他們存在的麗。

「……」止住腳步,麗知道逃不了,所幸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

「還是不願意說話嗎?」握緊了雙拳,れいた看到這樣消沉的麗只覺得滿腹怒火。

「……」

「你要追逐過去的影子到什麼時候才想清醒?」握住疼痛的手掌,れいた痛心的看著麗。

臉上迅速泛紅腫起,控訴著れいた的暴行,挨了一掌的麗只是默默低頭,仍然不發一語。
自從得知葵的死訊之後麗就不曾說過一句話,彷彿失去生命般只會默默掉淚。

「麗……看著我。」ルキ阻止了想繼續吼的れいた走到麗的面前,麗也依言抬頭看著前方小小的主唱。

「你不用開口回答我沒關係,只要點頭或搖頭告訴我,對不對就好。」

「不管怎樣,你都深愛著葵對不對?」麗點了點頭。

「你不願意讓他就這樣離開,對不對?」麗愣愣的看著ルキ,又點了點頭。

「那麼,你為什麼不願意回到ガゼット,回到唯一能夠讓葵繼續活耀的地方,讓葵的吉他繼續跳動?」

「……我沒有……沒有要離開ガゼット的意思……」好幾個月不曾開口的麗用著沙啞的聲音說出這段話。

「那為什麼要這樣一字不留的離開東京呢?大家都很擔心你!」戒拿著毛巾敷上了麗紅腫的臉『打太大力了...這樣恐怕會腫個兩三天吧......』帶點責備的眼神看了れいた一眼,れいた只是別過頭,沒有回應。

「因為……我想要找回過去的狂喜,那個還沒有認識城山優的高島宏陽……」看著戒,麗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麗……你這樣讓葵知道了他會很傷心的……」把麗摟進懷裡,戒嘆息著。

「我知道……可是,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在沒有葵的舞台上演出了……」看到這樣子的麗,ガゼット的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
 
-那麼,這次的新單曲跟葵くん有關嗎?
ル:「是的!這次的主題是死亡。」
 
-為什麼會是死亡呢?只是因為葵くん……嗎?
ル:「因為,我們到現在還在努力接受這個事實……」
 
-真的很抱歉,一直提到讓你們難過的事情。
か:「沒有關係的,會接受訪問就代表我們有著一定的心理準備了。」
 
-可是一邊的麗くん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如果受不了我們可以馬上停止沒關係!
う:「沒關係的,請繼續。」
 
-那麼請不要逞強,想停止就說沒關係!
ガゼット:點頭。
 
-這次新的單曲裡3首歌都是麗くん做的曲,對嗎?
う:「是的。」
か:「曲子仍然是雙吉他的組合,只是葵的部份除了麗自己有出力之外,公司的同事也幫了很大的忙。」
ル:「嗯!雅前輩出了最多力。」
れ:「大家都知道我們的困難,都主動的幫了好多忙。」
か:「給大家添麻煩了,真的很不好意思……」(苦笑)
 
-同公司的夥伴也很重要呢……(笑)那麼可以談談另外兩首歌嗎?
ル:「另外兩首啊……一首是以犧牲為主題,另一首是謊言。」
 
-都是很哀傷的曲子呢……身為作曲者的麗くん是用什麼心情去編曲的呢?
う:「我只是一直沉浸在有葵的環境裡埋頭拚命的寫,不知不覺的就寫了幾首出來。」
ル:「沒日沒夜的像是發了狂一樣的不斷作曲,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幾乎連筆都握不穩卻還是想繼續寫......」
か:「還好我們發現的早,不然當時麗的狀況可能要送醫院了。」

-那大家對曲子有什麼感覺嗎?
:「在試聽曲子的時候ルキ哭了!」
ル:「因為麗的曲子有葵的味道……都有著寂寞的感覺……所以聽著聽著又想起葵,眼淚就掉下來了。」
れ:「聽到最後最後大家都忍不住,抱頭痛哭了一場。」
ル:「這種事情不要講出來啦!而且也沒有大家都哭,麗沒哭!」
か:「那是因為那個時候麗已經睡死了……」
う:「不過從最後錄音完,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勇氣去試聽……」
 
-是在害怕什麼嗎?
う:「是的!在葵走之後我就不斷的每天祈禱著這只是個玩笑,但是れいた打醒了我,讓我面對 "葵已經
離開" 的現實......
不敢聽的原因只是因為……葵在裡面……他還活在我的音樂裡、活在我的吉裡......我怕我聽了會在度陷入 "葵沒有死" 的想法中……」

か:「自從葵離開,ガゼット休止又再度復活之後,團練室裡每天都會有一束新鮮的向日葵擺在葵常坐的位置上。」
ル:「都是那束花,害我每次練習只要一轉頭都會走音!」
れ:「那是雅前輩交代工作人員要放的……他要我們不要遺忘葵……」
う:「他說,遺忘,是最懦弱的逃避方式……」
 
 
 --------------------------------------------------------------------------

「雅前輩……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看著認真在試彈著曲調的雅,麗有著猶豫。

「幫忙?!除了讓葵死而復生之外我都可以幫你。」雅放下吉他,痞痞的看著猶豫不決的麗。

「能不能……請雅前輩……抱我。」

「你要我當葵的替身?」挑高了眉,雅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麗。

麗跟葵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平常大家打打鬧鬧的時候他們兩個是雅少數不會去肢體騷擾的人,聽到麗說出這樣的話,雅不知道自己該驚訝還是其實是在意料之中……

「對不起……是我冒昧了……前輩就當作沒聽過這件事好了……」麗轉身想走人,卻被雅一把抓住。

「你找我上床是想要遺忘城山,還是只是因為寂寞?」強勢的把麗的臉扳向自己,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麗的臉上已經爬滿淚痕。

「我好想他……我真的好想他……」眼淚止不住的落下,麗抓住了雅的衣襟「一次就好,前輩,求求你,一次就好……讓我再被葵擁抱一次……」

「一時的虛幻不可能永久阿……麗くん……」雅嘆了一口氣,把麗收進懷裡「就算我現在抱了你,你可以保證你就不會在寂寞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葵,可不可以就讓我背叛你一次?我不想再陷進這個無底深淵裡了……

「我現在抱你根本就是趁人之危,而且你的身體不會接受我的……不要勉強自己,麗,回去好好想想,遺忘,是最差勁的逃避方式。」

輕輕拍了拍麗的頭,雅拿起吉他轉身走人,留下麗一個人呆站在原地……
 
 
 

-------------------------------------------------------------------------------------------------------
好像是後記:

寫出了奇怪的東西......(汗)
後面那段MU是考慮到大家的心臟所以沒有寫下去
不然其實我滿想試試看的(踹死)

第一次嘗試這種寫法
其實也是小小的滿足一下自己以前想當記者的夢想

本來是臣把拔的生日賀文
不過發現寫不完的時候真是慘叫連連阿~~(撞牆)

面臨期末地獄的時候就會特別想PO文章或是寫文章
這習慣真的是很糟糕......(你也知道)

是說最近發生太多影響心情的事件了
在加上神經病發作&被天氣影響到心情
所以靈感老伯都不來找我玩了(沮喪)

等寒假用消費卷去辦網路之後我會努力的PO文寫文的~~
請大家繼續支持吧......(汗笑((逃)

對了!!
感謝雪娃的賜名呦~
最近實在是掰不太出來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