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玉小築◎

關於部落格

你不變

我也不會變



你是我刻在血肉的懦弱

也是我刻在靈魂的堅強
  • 3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GazettE同人文-沉默 3 (MR微YR)


PSC  the GazettE
練習室

 

原本應該清澈的聲音今天聽起來卻有些無力,讓經過的人都忍不住多注意了一下流鬼的狀況。

 

「今天的團練就到這吧……流鬼你今天精神不太好,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大家的演奏告一段落,戒放下鼓棒,走下自己的鼓座,拍了拍流鬼的肩關心的問「你還好嗎?」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而已……昨晚沒睡。」揉了揉眼睛,流鬼的眼裡寫著疲憊。

 

「小鬼你阿……精神不好還硬撐!今天就先這樣吧!反正新曲的吉他solo還沒編好,你就先好好休息吧!」麗走過來揉了揉流鬼的頭髮。

 

「嗯……」流鬼虛弱的回應了一聲,卻是一付昏昏欲睡的樣子。

 

「小鬼這樣回的了家嗎?他看起來快不行了!」放下了Bass的玲汰湊到一旁,關心著難得會出現虛弱狀的流鬼。

 

「要不然我們其中一個人載他回去吧?」收拾好吉他的葵看著快趴下的流鬼問著其他人的意見。

 

「也好……我等等還要開會,沒辦法送他回去,麗、玲汰,你們勒?」戒想了想,贊同的點了點頭。

 

「我跟玲汰今天約好了要去ESP看看,沒辦法……」麗搖了搖頭,說出今天的行程。

 

「既然大家都有事的話就我載他回去吧!反正我今天也沒什麼事,只差把solo的部份編好而已。」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葵。」戒無奈的攤了攤手,要不是今天的會議關係到下半年GazettE的行程,否則他真不放心讓流鬼一個人回家。

 

聳了聳肩,葵扶起流鬼,拎著吉他就要出門。

 

「我的包包……」流鬼虛弱的提醒。

 

「我幫你送流鬼下去好了!麗,你等我一下吧!」玲汰拎起流鬼的寶貝包包跟外套,跟著葵一起把快要昏迷的流鬼送出門。

 

 

「小鬼你還好吧?」玲汰幫葵把人塞進車裡,皺著眉看著流鬼。

 

「嗯……回家好好睡一覺就好了,玲汰……幫我拿我訂的鼓棒可以嗎?」

 

「鼓棒?你想打鼓跟戒拿就好了不是?」GazettE的練習室裡並不缺這些東西。

 

「不是一般的鼓棒……是的鼓棒。」搖了搖頭,這是無法代替的東西。

 

「唉……好吧!你好好休息,東西明天給你!」看著虛弱的流鬼,玲汰只能答應,瞄了瞄旁邊的葵,只看到他無聲的嘆了口氣。

 

「麻煩你了……錢回來再給你……」給了玲汰一個感謝的笑容,他知道大家都在替他擔心,只是,心理的那個傷痕怎麼都無法痊癒……

 

拍了拍流鬼,向葵打了個招呼後,玲汰目送著葵的車子緩緩開離PSC

 

『還是在意著他阿……這個傻瓜……』玲汰搖了搖頭。

 

「玲汰!怎麼在發呆?東西幫你拿下來了!你看看有沒有少。」麗拎著吉他跟Bass出現在玲汰的身後。

 

「哦!謝謝你!我們走吧!」接過寶貝Bass,兩人朝停車場前進。

 

「怎麼了嗎?你剛剛在想什麼?」

 

「剛剛……小鬼拜託我幫他拿由寧的鼓棒……」

 

「看來他真的忘不了由寧……」麗嘆了口氣,掏出口袋的煙點起。

 

「你不是要戒菸?」看著麗的舉動玲汰挑了挑眉。

 

「今天pass,讓我抽幾根吧!」麗深深的吸了口菸,吐出「幫他吧!他也只能這樣去想念由寧了!」

 

「他要什麼時候才可以放掉這段啊……」多少知道由寧出走的原因,只是,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走,玲汰從來都無法理解也無法諒解由寧的作法。

 

「也許……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由寧吧!」長長的嘆了口氣。

 

「那雅前輩怎麼辦?他不是……」

 

「只有抱著這樣的心態才有辦法待在小鬼身邊的……」麗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樣前輩不是會很痛苦……」不能了解,這樣的感情太過複雜,單純的玲汰怎麼也沒辦法了解。

 

「別想了!這是他們兩個的問題,我們什麼也沒辦法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全力保護好小鬼不在受傷而已。」拍了拍玲汰的腦袋,麗熄了菸,把玲汰連同他的Bass塞進車子。

 

「麗……我們真的什麼也做不了嗎?看小鬼這樣我真的很不好受……」坐在車子裡,玲汰還是很擔心,對玲汰來說,流鬼就像是兄弟一樣的存在。

 

「相信我吧!過一陣子,小鬼會好起來的!」想到跟雅之間的約定,麗笑了。

 

「……」

 

「怎麼?」

 

「看到你這個笑容我有不好的預感……」

 

「你欠揍嗎?」

 

「我什麼都沒說……」

 

 

 

黑色的車子平穩的行駛著,葵看了在後座昏睡的不醒人事的流鬼,無奈的嘆了口氣「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己搞成這樣……值得嗎?」

 

葵跟由寧在中途接受了麗的邀請,加入了GazettE,原本以為5個人能夠就這樣一直下去,沒想到卻在準備正式出道之前,由寧卻被檢查出手臂的韌帶損傷,從此,要打GazettE這樣重節奏又快速的音樂已經是不可能了……

 

還記得那個時候由寧在知道自己只會成為GazettE的累贅之後,不顧自己的勸阻,毅然決然的放棄了GazettE,也放棄了流鬼。

 

一向倔強又高傲的流鬼哪能接受音樂理念不和這樣的藉口,何況當時流鬼跟由寧的感情才剛穩定,由寧卻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徹底的離開了流鬼,還記得當時發現由寧搬離跟流鬼合租的公寓時,流鬼只是慘白著臉輕輕的問了一句:「我就這樣讓他想要逃離嗎?連留下來給我一個藉口也不願意……」從那之後,流鬼的身邊的人,沒有一個能停留超過半個月……

 

看到這樣子逞強的流鬼讓麗看的心疼,也讓當初沒有盡力阻止由寧的葵感到愧疚。

 

忽然一陣再熟悉不過的吉他聲打亂他的思緒,葵想著那時候任性的把吉他聲灌進自己手機的人,笑著搖了搖頭「麗,怎麼了?」

 

「葵!!你把小鬼送回家了嗎?」

 

「沒,你們已經到ESP了?」從手機傳出來一陣又一陣的吉他聲。

 

「對阿!今天進了一批不錯的木吉他,你要不要過來看看?」

聽的出來麗一邊講電話手中還抱著一把木吉他隨意撥弄著,音色聽起來真的不錯!

 

「你忘記我今天還要編曲嗎?」

 

「唉呦~編曲又不急,大不了我今天去你家幫你編,這批吉他真的不錯,不來看你損失!」

 

「好吧!我等等過去!」就是拒絕不了麗的請求,隨然這跟請求一點都沾不上邊,但是葵還是笑著收了線。

 

「嗚……一醒來就看到這麼刺眼的笑容……」後座的流鬼似乎被麗的大嗓門吵醒,不滿的坐起身,調侃著葵。

 

「醒了?快到你家了!」不理會流鬼的調侃,葵重新把注意力拉回,專注的開著車子。

 

「放我在前面下車就好了!」流鬼伸了伸懶腰,小睡一下之後,流鬼似乎恢復了精神。

 

「你沒問題吧!」葵不放心的問著。

 

「放心啦!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擔心我!」

 

「好吧!」葵把車子緩緩靠邊,停在距離流鬼家社區前不遠的公園旁。

 

「那我走了!你快去找麗吧!」抓起東西就要下車。

 

「小鬼!」葵降下車窗叫住了流鬼

 

「?」

 

「好好休息,不要讓大家替你擔心!」

 

「知道了啦!不用擔心我!」流鬼揮了揮手,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這傢伙……真的知道大家都在擔心他嗎?』葵搖了搖頭,再次把車子駛回道路。

 

 

 

「戒!」

 

「雅前輩,有什麼事嗎?」剛剛開完會手中還抱著一大疊資料的戒疑惑的看著叫住他的雅。

 

「流鬼呢?你們今天不是要團練嗎?」

 

「流鬼嗎?因為今天早上團練的時候發現他的狀況不好,所以就停止了今天下午的團練,剛剛拜託葵送他回去了!」

 

「狀況不佳?他怎麼了?」雅瞇起眼睛盯著戒,臉上寫著"不要敷衍我"

 

「好像是因為昨天沒睡吧!今天人看起來很累也很虛弱,所以才讓他早點回去休息。」戒一邊回著雅一邊納悶『平常流鬼一有個什麼情況雅不是都會再第一時間收到消息嗎?今天怎麼了?』

 

「我知道了!謝了!」不理會戒疑惑的眼神,雅匆忙的跑走了。

 

 

『該死的高島宏陽!居然把流鬼的消息通通封鎖!』雅坐在駕駛座上,越想越生氣的他憤怒的重槌了一下方向盤。

 

趁著等紅燈的空檔,雅抓起手機熟練的撥號。

 

Boss!!你是去哪了?等等還要錄音耶!」話筒傳來Tyko抓狂的聲音。

 

「我有急事,你把錄音改到明天的空檔。」

 

「明天?!Boss你明天只有睡覺的時候有空檔,你是不想休息了嗎?」

 

「沒關係,一天不睡我撐得住!」雅無所謂的回答著。

 

Boss,你……」想再說什麼的Tyko卻被雅打斷「Tyko,放心吧!先這樣我綠燈了,掰!」

 

迅速的掛了電話,雅用力的踩下油門,車子迅速的朝流鬼家駛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