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玉小築◎

關於部落格

你不變

我也不會變



你是我刻在血肉的懦弱

也是我刻在靈魂的堅強
  • 3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GazettE同人文-舞妓番外 - MK

「戒さん,你沒事吧?」
「放心!小傷而已,我沒事!」摀住腹部的一片殷紅,戒依靠在牆邊支撐著身體。
「要不要我去找藥師?你看起來很嚴重」
「沒事!我自己就是藥師了,放心吧!我們快回去吧!我還有事情沒做完。」隨手撕了一片衣角包住傷口,戒撿起了掉落在地面的刀刃,閃身離開。
 

 
「戒さん,雅さん要你過去一趟。」女侍恭敬的將話語傳達,雖然在組織裡的身分不高,但是身為藥師的戒卻有著一般人難即的地位。
「麻煩幫我傳達說我馬上過去!恭子,謝謝妳!其他人沒事去休息吧!今天到這邊就可以了!」微笑著向女侍道謝,戒遣退了眾人,回到了自己房間,關上門,拉開衣帶,一道怵目驚心的傷痕張牙舞爪的顯示著自己的存在。
「唉…還是別讓他知道吧…」輕輕的嘆了口氣,戒拿起了繃帶緊緊的將傷口纏住,刻意挑了條較厚的腰帶繫上,換上了見習生服飾的戒從外表上來看絲毫看不出破綻。
「很好!就先這樣吧!」滿意的審視著鏡中的自己,戒隨意的將頭髮盤起,沒有多做打扮便匆忙的離開了房間。
 

 
「雅さん,戒です!」
「快進來吧!!」
戒輕輕的推開房門,緩步進入了房間「請問今天有什麼吩咐嗎?」
「過來。」
輕輕的靠近了雅,戒的手輕的覆上了雅的「怎麼了?」
一把將戒抱了滿懷,雅滿足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溫柔的輕拍著雅的背,戒任由雅抱著自己。
「今天將軍又來我這胡攪蠻纏了好一陣子,應付他應付的我好累…」撒嬌的向戒抱怨著,雅摟緊了戒。
「辛苦你了…」笑著任由雅向自己撒嬌,戒靜靜的享受著這樣子的氛圍。
 
「你今天……」
「嗯?」
「出任務了?」
「……嗯……」
「……沒有什麼…要跟我講的嗎?」
「怎麼了嗎?今天的任務很順利阿!」
「……」
 
「出去。」放開了戒,雅的閉上了眼,良久,卻吐出了意外中的話語
「咦?」雅突如其來的怒氣讓藉不明究竟。
「我說,出去!」扶住額頭,雅無力的靠上靠墊。
「貴雅,怎麼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真的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冰冷的眼神,像是鎖定了獵物的貓一樣,緊緊的盯著戒。
「我真的沒有什麼事阿!今天的任務很順利阿…」戒別過了臉,不願意對上雅這樣冰冷的眼神。
「你逼我的…」雅一把將戒抓住甩向臥鋪「你以為…這樣拙劣的手法騙的過我嗎?田邊豐?!」
憤怒,燒光了雅的理智,壓制住戒的掙扎,雅毫不留情的扯著戒的腰帶。
「貴雅,住手!不要這樣!」戒慌亂的想拉回自己的腰帶卻力不從心。
「我給過你機會了…」扯下了腰帶,雅一把扯落戒身上的衣物。
緊緊纏繞住腰間的繃帶被撕成碎片,盤踞在腰間的傷痕沁著鮮血,向著雅張牙舞爪。
「我說過了,我要你好好愛惜自己…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只是…」
「閉嘴!我不想聽藉口!」
「貴雅…求求你不要這樣…」
「有騙我的膽子的話…你應該有膽子承受後果的……」緊緊的拑制住戒的雙手,無視戒驚恐的雙眸,雅略過了平常最喜愛流連的唇,咬上了戒的頸項,一枚青紫色的痕跡清楚的烙印在戒的頸上。

「貴雅…求求你……」明白雅所謂的後果是什麼,戒哀求著雅的原諒。
「我說過的…我會讓你知道我有多痛…」修長的手指劃過了戒的肌膚,停留在傷口上「這麼濃的血腥味怎麼可能瞞的過我…」手指沾上了鮮血,來到了後穴,沒有潤滑,殘忍的直接進入。
「阿……」讓人不忍聽聞的哀鳴從戒的口中溢出,戒弓起了身體。
雅殘忍的將手指刺進深處,戒張大了嘴想藉著呼吸舒緩痛楚,卻在這個時候被雅霸道的奪去了呼吸。
唇齒的糾結,就在快要氧氣即將宣告用磬的時候雅放開了戒,但同時手指的撤出卻宣告了下一場折磨的開始。

「貴雅我求求你……」戒顫抖著身軀,淚水早已打濕臉龐,腰間的傷口泌泌的不斷流出殷紅「我知道我錯了…求求你……」
雅鬆開了手,將戒擁進懷中「你不知道我一聞到你身上的血腥味我都快瘋了嗎?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瞞著我的時候我有多生氣嗎?戒…我就這樣不被你信任嗎?!」
「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眼淚不停的落下,戒無力的靠在雅的懷中痛哭。
「看到你痛我比你更痛苦阿…!」緊緊的把戒摟著,雅的眼淚落下。
「我知道…我知道…對不起…貴雅…對不起…」
「算我求你了…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不會了…我再也不會了……」

緊緊的握住了戒的手,雅不捨的將戒輕輕的擺回臥鋪「怎麼會傷的這麼嚴重……」
「出任務難免的…」
「你可是藥師!怎麼就不知道保護自己?」拿過一邊備用的藥箱,雅心疼的唸著戒。
「沒事的…只是小傷而已…」牽起嘴角,即使身體仍在顫抖,戒依舊給了雅一個笑容。
看到這樣的笑容,雅只是靜靜的替戒包紮著。
「怎麼了?怎麼忽然不說話?」看著忙碌的雅,戒疑惑著。
「…我只是希望你,好好的,完整的待在我身邊…」我從不奢求什麼,在這樣的環境裡能夠相愛已經是奢侈,我只希望你能在這樣的日子裏不受一點傷害的笑著。
「貴雅…」
「能不能拜託你…不要讓我這樣的擔心…」我只希望我能夠這樣一直好好的守護著你,用我那雙早已經被鮮血染紅的雙手…守護著我最重要的你……
「我知道了!你放心,為了你,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親愛的,我們相差是這樣的懸殊,能夠跟你在一起已是奢求,我只能盡全力的保護好自己,不再讓你傷心…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像是平凡人一樣,好好的在一起……
 
 
 
不再提心吊膽的日子
什麼時候才可以到來?
這是我們注定要走的路
只是這條路是這樣漫長
什麼時候才能走到盡頭?
 
親愛的
什麼時候才能看見你 毫無罣礙的笑容?
 
 
 
完   

-------------------------------------------------------------------------------------
想睡覺 後記待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