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玉小築◎

關於部落格

你不變

我也不會變



你是我刻在血肉的懦弱

也是我刻在靈魂的堅強
  • 34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GazettE同人文 - 情人節 - 1 (MK)

  12點整
 
今天,214,所謂的西洋情人節。
 
跟往年一樣,休息室再度被Fans寄來的花束跟巧克力佔據著,連女性的Staff都在自家化妝師的起鬨下,對各家團員遞出一盒又一盒的巧克力…
 
「戒さん,這是你的份,今年也請多指教了。」收下遞到眼前包裝精美的巧克力,你沒有多說什麼。
 
就像是知道你的刻意躲避,山田小姐沒有多說什麼便離開了,你看著手上的巧克力,不經意的,又想起了那個人…
 
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就像是已經被遺忘的傷口再度被撕開,然後,你發現其實傷口從來都沒有痊癒過,一切都只是個假象…
 
當初離開,你們約好了不再見面,而忙碌的日子也讓你以為自己已經漸漸走出那段過去,但是回憶卻忽然在你毫無防備的時候,狠狠的賞了你一巴掌,火辣辣的痛……
 
將巧克力收起,你回到剛離開沒多久的鼓房,戴上耳機,讓自己在度沉浸在節奏當中,逃避…
 
--------------------------------------------------------------------------
 
佇立在櫥窗前,你凝視著那些包裝精美的甜食,曾經,你是愛吃這些的…但是那只限於那個人親手做的……
 
他總是貼心的挑選著你愛的口味,知道你總是在為控制飲食所苦,所以總是貼心的,想盡辦法做出讓你吃了不會有罪惡感的甜食,那些微苦的滋味,現在可以大吃的你卻再也嘗不到了……
 
嘆氣,推開門,為人夫,總該盡到為人夫的責任…
 
意外的,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山田小姐…你也來買巧克力?」上前打招呼的原因只是單純熱情或是只因為她是最有機會得到那人消息的人,不知道,你只知道你衝動的,就這樣行動了。
 
「阿!雅さん~好久不見了!最近好嗎?」微笑著打著招呼「來幫老婆買巧克力?」
「是阿…你呢?來買送人的嗎?」淡笑,有意無意的,試探。
山田小姐笑著,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心,隨手拋下了顆炸彈…「是阿。最近GazettE的大家心情似乎都有些低落,尤其是剛剛失去親人的人的戒さん,想替他打打氣,所以就召集了大家,想在情人節的時候一起做巧克力送他們,順便熱鬧一下。」
失去…親人?!「你說什麼…?」
「雅さん不知道嗎?」別過頭,山田小姐挑起了一塊店員端出讓她試吃的巧克力放進嘴裡「戒さん的母親過世了,就在你離開公司之前不久的事。」
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的話給了你多少重擊一樣,只是自顧自的講著「雅さん那時候這麼忙應該也不知道吧,可是前陣子的訪談有說到呦~那時候的戒さん……我要這個。」轉頭看著雅,彷彿宣判一樣「就像是失去一切一樣,大家都感覺到他的……絕望。」
「我…不知道…」就像是心臟被捅了一刀一樣,你感到你體內的血液就像是結冰一樣冷了起來。
「這是當然的阿…因為戒さん有刻意交代過,不要對外公佈這件事情阿…」笑著接過店員地上的巧克力,「而你,當時拋下了絕望的他,正準備著婚禮,不是嗎?」
山田小姐推開門離去,而你只是愣在當場,一動也不動。
隨便的挑了盒巧克力,你匆匆的離去。
 
--------------------------------------------------------------------------
 
屋外下著大雪,你拉開窗簾,新家的落地窗讓你將東京的景色一覽無遺。
自從母親過世,那人離去後,你接受眾人的建議,搬到了離團員比較近的這個新家。
「這樣也算是某種程度的不辭而別吧…」看著窗外的大雪,端著剛煮好的咖啡,你試著將自己混亂的思緒放空,就要開始巡迴了,現在不應該想這些會讓自己失常的事情…
 
忽然一陣旋律響起,是你的手機,螢幕顯示著半夜打來擾人清夢的是自家主唱。
「你這時間打來,是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你又腸胃炎發作?」
「去你的你才腸胃炎發作,快LIVE了不要詛咒我!」
「所以你到底是打來做什麼的?我差不多要睡了。」
「你以為我這麼好哄嗎?你現在肯定是在喝咖啡準備通宵。」
「…所以你到底找我幹麻?」
「有些問題想問你...」
「嗯哼?」輕啜了口咖啡,你坐到電腦前想繼續完成昨夜未完成的曲子。
不曾存在過愛情...你有什麼想法?」
端著咖啡杯的手顫了一下,滾燙的咖啡就這樣灑了滿手「燙...」
「嗯?沒事吧?」
「沒事,你怎麼會想到來問我...」穩穩將杯子放上桌子,你走向廚房想將燙紅的手沖涼一點。
「沒什麼,就隨便找個人問。」電話的那頭傳來打火機清脆的聲響「你不是戒菸了?」
「某人上次留在我家的...」
「勒塔又去你那蹭飯阿?」
「反正,也沒人吃...」習慣的分量,怎麼也改不了...
 
「...所以,你的想法?」
深深的抽了一口七星,反問「你的想法呢?」
「彼此...隱瞞,猜忌吧?」
「是嗎...」
「但總是覺得哪里怪怪的...」
「的確怪怪的...」
 
電話的兩端都沉默著,彷彿這樣的沉默可以找到答案一樣......
 
「我覺得,是以為是愛情的習慣吧...」
「這樣阿...這就是你的想法嗎?」
「也許吧......」
「我懂了...」
「有想法了?」
「大概吧...」
「那我繼續編曲了,你填詞加油吧!」
「嗯嗯...你也加油吧。」
「......戒......」
「?」
不後悔嗎?」
......沒有...後悔的餘地...
「是嗎...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曾經以為是相愛
但在分離之後才發現,一切都只是習慣
曾經緊握的雙手 現在卻只剩友好的短暫接觸
而我
能作到的 也只不再見面而已吧...
幸福 離我們好遙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